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 公司新闻 >

幻想遇到白富美的屌丝男生

时间:2018-09-27 13:2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如果一定要将其理解为社交产品,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汽车的半封闭性让不安全大幅度提升。仔细想想,让女生搭陌生男人的车,和去他开房本质没有太大区别,只是程度不同。
 
  所以,这怎么可能理解为社交呢?那是不是快递员也可以快递社交,做家教的可以家教社交……再sexy也是营销策略,被拿来当真也是醉了。
 
  但是这带来了一种思考:如果我们把社交比做一个商品,那么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抓住陌生人群的需求“最大公约数”,并提供最高效率的通用方案。
 
  这一点很难,陌生人的社交本身就是一件“非标”的事情,很难有统一的动机,可能因为兴趣,可能因为性,可能因为商业合作,可能因为名声,可能就是偶遇倾吐……
 
  这个问题在(半)熟人社交那里不存在,需求“最大公约数”就是沟通联系,所以IM、群组、朋友圈、语音……就是通用方案。
 
  如果一定要在陌生社交中间找一个最大概率,那么中国人的陌生社交,“最大公约数”应该就是“两性”了。结果我们看见了,陌生社交历史上最大的成功者是陌陌,虽然今天的陌陌其实已经是直播而非社交平台了。
 
  中国的两性陌生社交,又面临着一对基本矛盾,那就是存在着大量的两种人:
 
  一种,是想要免费骗炮,且一炮就走人、幻想遇到白富美的屌丝男生。
 
  另一种,是想要贪便宜赚快钱,被屌丝追捧而不付出,同时筛选出高富帅或长期ATM的女生。
 
  这样一对人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基本矛盾,且一直无法解决。无论是陌陌的附近搭讪,还是探探的翻牌子,还是各种各样变着花样儿约的产品,最终都一定会在这组矛盾中痛不欲生、用户流失。
 
  因为这个基本矛盾一直持续下去,平台生态就会崩坏,不是变成性交易平台,就是变成诈骗平台,或者引发巨大的安全隐患。
 
  可能有人要说,你太极端了,我就不是这样,我的朋友也不是。很遗憾,我说的是基本面是大概率是主流,我自己也不是这样,可我要以自己的状态去类推14亿人的基本面,未免太自恋了。你个装逼的半中产拿自己的圈子去理解大多数,未免也太可笑了。
 
  做生意,就是要抓住基本面大概率和主流,而不是看一个个例外讲有趣的小故事,否则就不适合做产品经理,更不能当老板。
 
  那么中国的基本面,不是兴趣情怀加消费升级,而是屌丝经济、消费降级和伪中产装逼。也许前者常常在创投圈的朋友圈出现,但是后者却是沉默的大多数。
 
  沉默的大多数,不是琴棋书画诗酒花或者葡萄美酒夜光杯,而是年轻人就要吃吃喝喝、简单粗暴、混一天是一天。
 
  就算“两性”是陌生人的需求最大公约数,那么解决这一需求的通用方案、标准化产品又在哪里呢?
 
  事实上,中国人的两性交往复杂多样、千差万别,有喜欢立牌坊、含蓄、弯弯绕的,有喜欢直接不浪费时间的,有走肾走心看对眼就行的,也有精打细算追求金钱利益的。结果就是,我们的社交产品总是没法做好区隔匹配,也不能因人而异,最后的结果是大多数体验很糟糕。
 
  对于两性陌生社交来说,一个基本疑难是遇到对方能不能问约吗,问了搞不好立刻被投诉,不问很可能是浪费了正有此意的对方的时间,让对方嫌弃没有男人味。每一次,当投资圈开始哄抬社交的时候,我们都会听到那些古老的论调:人们已经受不了微信了,人们正在逃离微信,年轻人怎么愿意和父母用同一个社交平台呢?
 
  果然,投资人们又开始说“2018年是一个社交大年”,甚至祭出了社交围猎00后的说法。00后是幸运还是可怜呢?大学校园还没迈入,已经有一帮中年油腻大叔阿姨盯上你们了。当然,就像以前一样,00后多半浑然不觉,就如当年我们热炒的95后社交产品,而大多数95后并不知道一样。
 
  我们当然可以理解,在经济不景气、行情不好的大背景下,本身已经募资困难、朝不保夕的古典VC们只能去看一些反周期的生意,比如教育、内容、娱乐、社交。但是我们实在不能理解,每一次他们都拿年龄说事,真的不累吗?我们名校海归培养出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投资人们,已经这么不接地气和没有想象力了吗?
 
  2016年以来,从O2O到共享单车,从无人货架到新零售……在放言“社交早已无机会”之后,追风口的投资人们在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又回到了社交的原点上。
 
  巧的是,此时确实有一些新的社交产品冒头。
 
  爱情银行凭借简单粗暴的“打卡一年送1000,忘记打卡交会费”模式,居然在App Store霸榜多日,以致于有人说这就是社交版的趣头条;
 
  子弹短信在老罗的“相声”之后一夜爆火,DAU几天内窜到了60万,立刻完成下一轮融资,子弹号的二维码更是在朋友圈刷屏;
 
  凭借7天情侣模式在校园里爆火的一周CP,DAU已经达到了30万,次日留存率50%;
 
  主打社交智能匹配和高质量情感沟通的Soul已经成了“当红炸子鸡”,数据和声量持续见涨,陌生人说心里话的社区里,各种UGC分秒更新。
 
  社交第二春,真的来了?别高兴得太早,小心打脸。
 
  前几年,资本渲染90后社交。后来,资本渲染95后社交。今天,资本开始渲染00后社交了。
 
  结果就是那么多年,年轻人还在QQ和微信上,陌生人用的也是陌陌、探探,中国版的Snapchat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是不是过两年,又要渲染05后社交呢?
 
  这样的套路,如果不是蠢,就真的是坏了。
 
  “代际”社交为什么不靠谱?说白了就是因为两个原因:
 
  一是对中国人来说,真正的差异从来不是代沟,而是阶层和圈子的分化。
 
  从80后到90后到00后,哪一代没有一线城市妈宝男和小镇青年呢?哪一代年轻人没有二次元和非主流呢?哪一个班级没有热血模范生和脑残小混混呢?这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恐怕远远超过了“代际”。
 
  总有人喜欢突出年轻人的差异性,仿佛年轻人都是离经叛道的妖魔鬼怪,其实深入接触你会发现,大多数人其实和我们差不多,也根本没有什么一致的标新立异。
 
  事实上,过去崛起的社交社区,从知乎到豆瓣,从快手到陌陌,又有多少是因为年龄呢?更多的划分点是真实深切的“裂痕”,城市、阶层、圈子。
 
  每一代人,都会觉得下一代年轻人不可救药、垮掉脑残。每一代年轻人,也都觉得上一代不可理喻、保守顽固。青春期的中二、叛逆和不成熟,确实会产生很多特殊的社交现象和社交潮流,而且也确实时间多、无聊、社交热情高。但是仅仅抓住这些太不靠谱了,没过几年年轻人长大了懂事了,就会觉得自己当年蠢毙了,恨不得立刻抹去过去的一切。
 
  潮流潮流,总是很快就要过气的。抓住“代际”潮流的产品往往有一个好,就是一段时间忽然就火了,而外界根本就看不懂它为什么火,上面的年轻人说的都啥呀。这时候创业者和投资人就可以逼格满满地出来忽悠接盘侠了:“那是因为你们不懂年轻人呀,我们懂呀,赶紧跟着投吧!”
 
  中国不是没有自己的Snapchat,QQ就是中国的Snachat,是年轻人避开父母的自留地,有了QQ这个故事其实已经提前结束了。
 
  “代际”的故事不靠谱,但是熟人社交的故事就能讲得通?子弹短信前段时间风头是很劲,但是以目前的产品形态来看,动摇微信基本上是想多了,连切分一块蛋糕都难。
 
  产品学讲了那么多年,大家创投着创投着就忘了,VC还是要多读书啊。刚需痛点,刚需痛点,讲了这么多年,子弹短信的“语音文字同步发”,交互再666,又能解决多少微信的问题呢?换句话说,微信的用户真的已经懒到打个字或者听个语音都痛不欲生了吗?如果不是,这叫什么刚需痛点呢?
 
  讲了那么多年“不要忽略五环以外沉默的大多数”,搞到最后大家还是在自娱自乐。一段时间内子弹短信在你朋友圈疯狂刷屏了?拜托,你的朋友圈里本来就都是投资人、创业者和互联网人群好不好?
 
  要我看,子弹短信大体就是:
 
  网易云信+讯飞语音+陌陌背景+老罗相声+币圈色群+同行参观+可卖阿里=子弹短信+1.5亿。
 
  还是那个比较:子弹短信的效率,和让自己的关系链(几百几千好友)一起转移的成本,谁更高?后者更高,您可就别想了。
 
  熟人社交走不通,那么陌生人呢?
 
  前段时间,滴滴顺风车杀人案事件发生,滴滴陷入舆论漩涡中。紧接着,顺风车的产品经理被拉出来祭旗了,因为她说顺风车是一个适合社交的sexy的空间,结果被大家口诛笔伐。
 
  人们的愤怒可以理解,但令人不能理解的是,很多跟着骂的居然是互联网同行,甚至有的就是产品经理,自己做的也是社交。
 
  要知道在此之前,当Uber刚刚引进的时候,那些充满性暗示(豪车上高富帅和美女的社交)的广告,可是让无数同行拍手叫好。他们不是一直嚷嚷着,打败陌陌的,不是另一个陌陌,而是Uber吗?
 
  怎么今天Uber变成了顺风车,就画风大转,难道因为觉得顺风车就是黑车便宜货吗?
 
  当然以上言论绝不是为滴滴顺风车洗地,顺风车从一开始就没被大家当作过社交产品,只不过是“便宜版的滴滴”。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