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 公司新闻 >

之后关于平台的整改就没有下文了

时间:2018-04-06 16:27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可以说,企业的相关负责人每次都积极配合,接受处罚,也及时交罚款,但之后关于平台的整改就没有下文了。”马斐说,上海交通执法部门对滴滴开出的行政处罚,均依据2014年的政府令《上海市查处车辆非法客运办法》,对“为不具备营运资格的驾驶员或者车辆提供召车信息服务的”网约平台处以1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据马斐介绍,《若干规定》里的最高处罚金额是3万,目前也没有停业整顿的相关处罚措施。“但是,这几年我们也发现,即使已经顶格罚款,这样的处罚仍然不足以震慑,防止乱象的出现。当然,网约车是新生事物,在发展过程中会遇到各种问题。”他认为,目前,管理部门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如滴滴这类互联网平台企业,所走的经营模式,以及发展方式,与传统企业有较大区别,单纯依靠地方政府的交通主管部门以及现有的行业法规,很难起到有效的管理作用。因此,管理方式也亟需更新。
 
  “网约车模式很好,2015年颁发第一张证的时候,我们就是依法合规鼓励创新,但是,法规目前已经有了如此明确的规定,相关企业还是不遵守,不执行,这对政府管理部门的传统监管方式提出了挑战。”马斐说。
 
  早在《若干规定》公开征求意见时,驾驶员户籍、车辆车籍便成为公众意见反馈比较集中的点,正式颁布时,上海仍然坚持“上海人、上海车”。但法规颁布至今一年多,网约车平台企业仍在使用未经许可的车辆和人员从事非法客运活动,有关“马甲车”“刷单”的投诉屡见不鲜。
 
  “交通领域涉及到公共安全,特别是客运行业,现有的互联网管理办法有所局限。网约车平台企业不仅仅提供信息,他们已直接参与经营了,并从中盈利。参与了车辆的调配,就和一般查询功能的网站有所区别。” 马斐表示,目前,国家层面对于互联网企业管理的法规主要有《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和《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对于互联网交通出行领域直接组织具体经营活动的平台企业缺乏针对性,较难适用。
 
  在马斐看来,依据现有的法规,针对平台企业的特点,政府相关管理部门应当形成合力,建立多部门参与实施的综合监管机制。“必须强化互联网交通出行领域的源头监管,落实平台企业的管理主体责任。”他建议,同时,加快建立跨部门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可以适当采取下架应用程序,暂停或关闭其app在相关服务区域的服务等制约措施。”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